大乐透走势图机选号
首頁頻道—正文
山東越來越"辣"的電視問政 硬朗的底氣從何來?
2019年03月18日 17:53 來源:新銳大眾

  山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省交通運輸廳、省生態環境廳,3月以來,半個月的時間,山東省首檔電視問政節目已經播出了3期,3個省直部門做客直播間接受問政。3場問政涉及的問題一個比一個尖銳,現場始終辣味十足。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國內其他省市的問政現場,敢于挑起頑固、難解話題,敢于辣味逼問成為電視問政節目最為鮮明的特點。

  提問越來越辣,涉及問題越來越難解,是誰給了電視問政如此硬朗的底氣?

  火藥味十足的問政現場

  “視頻中反映的這些問題主要集中在濟南東部地區,我們也了解到生態環境廳的辦公地點就在濟南東部地區。想問一下王廳長在上下班途中有沒有看到過類似的情況了嗎?”14日下午7點,山東省首檔省級電視問政節目“問政山東”第三期如期直播,剛播放完一段調查視頻,主持人就如此直接發問接受問政的省生態環境廳廳長王安德。問題里隱含的追問甚至“指責”不言而喻。

  類似的場景在問政過程中在已經播出的三期問政中出現的頻次極高。“好了,某某廳長,由于時間關系,什么原因我們就不聽您說了,就說說怎么解決問題,最快什么時候能解決吧!”“我就想知道,你們具體是怎么來壓實責任的?”“您說的最短時間具體是幾月幾號?”問政中,主持人、觀察員或者是問政嘉賓打斷相關負責人直接發問,讓問政的現場多了一些辣味,也讓觀眾看到了解決問題的希望。

  查詢資料,最早的電視問政始于湖北武漢電視臺在2010年推出的一檔直播節目,邀請普通民眾當場質問政府官員關于社會安全、食品安全、關乎民生的問題。節目形式很快被各地模仿。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經有超過100家地市級以上電視臺、廣播電臺開設了電視問政節目。這些節目名目繁多,多數非常直白,比如山東省的“問政山東”“問政日照”等,還有的干脆就叫“電視問政”“問政時刻”“問政進行時”,還有的著眼于問政的形式取名“我們圓桌會”,還有的著眼于問政的終極目的,取名“請人民閱卷、“向人民承諾”。

  在甘肅省蘭州市,其問政節目的名稱更為直白叫“一把手上電視”,這是一檔歷史悠久的節目,最早可以追溯到2005年5月份,時任蘭州市委書記的陳寶生于提出構想,當年6月節目開播,市委書記陳寶生成為該節目第一個一把手。這檔節目也被認為是問政節目最初的萌芽。

  普通市民質問官員履職情況,問政節目產生之初就攜帶著辣味基因。普羅大眾生活之中難免會遇到這樣那樣的麻煩,見到平時難以謀面的主政官員,不論是反映情況,質問原因,還是表達訴求,想來一定會跟請客吃飯,求人辦事有著天壤的區別。作為“代言人”的主持人言語自然也要跟著犀利起來。

  在很多時候,這種犀利已經超出了辣味的范疇,幾近于火藥味,這在最近兩三年的問政中表現得更為明顯,因此,有評論認為電視問政變得越來越“厲害”了。

  規格提升的電視問政

  全國范圍內的問政節目在具體形式上各有不同,但從總體上說,電視問政一般的流程基本固定:首先都播放前期調查視頻引出問政問題,接著主持人向接受問政單位的主要負責人發問,追問其問題存在的原因、危害,具體解決的辦法、解決的時間表;然后是問政嘉賓、觀察員點評、就負責人的回答繼續發問,期間穿插負責人的回應、解釋,最后是問政嘉賓對被問證人的回答進行評價打分。

  前面說到問政的火藥味,這里略舉兩例:2016年4月在西安市的 《問政時刻》節目中播放了西安市房管局辦事大廳工作人員在上班期間玩手機、炒股,抽煙、聊天的暗訪視頻。此視頻的播放已然讓房管局局長面紅耳赤,接下來的問題更是讓他如坐針氈。“局長,您的兵這么懶散,怪不得辦事慢。您回去會處理視頻中的有關人員嗎?怎么處理?不要告訴我們那些人都是臨時工。”整場問政活動下來,他先后4次向公眾道歉,并鄭重承諾要對存在的問題限時整改,10個工作日之內回復。

  今年開春播出的同樣是西安市的問政節目中,主持人就黑車問題質問交通局長的視頻更是火藥味十足。

  除了火藥味,梳理現有公開報道可以看出問政節目的另一個突出的特點,那就是問政的規格趨于高規格。這一方面食指前來參加問政的單位負責人越來越集中在一把手身上,另一方面是就問政節目的級而言。目前的問政節目多是西安、武漢、日照、濟南等地市級問政。此次,問政山東作為一檔省級問政的開播,取得了不錯的效果,筆者以為,作為一個推動工作的抓手,問政山東的播出極有可能帶動其他省市省級問政節目的開設。

  誰在為電視問政撐腰?

  主持人、問政嘉賓怎么敢于這么直接地“嗆”問政對象,刨根問底地逼問不怕打擊報復嗎?那對面坐著的可是為政一方、手握“大權”的官員啊?看電視問政節目,不少觀眾會有這樣的疑問,甚至會因此產生問政是作秀的念頭。

  是啊,問政節目這么敢于給主政官員難堪,而且看得到的解決或者是緩解了存在多年的難題,它怎么會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是誰在為它撐腰呢?

  先說個小故事。去年12月20日,湖北省仙桃市電視問政節目,仙桃市水產、交通、農業和文廣新局等6家單位主要負責人,也許是出于法不責眾的心理,6名負責人的回答很不令人滿意,甚至有回避責任的嫌疑。就在現場的仙桃市市委書記當場遞給了主持人一張紙條并要求其當場宣讀,“回答的局長,不要搞大話、空話、套話,離題萬里,令人生氣”,頓時,六部門負責人如坐針氈,態度大變,開始逐一認領問題并現場表態。

  再說說問政山東播出的背景。2月11日,春節假期后第一個工作日,山東省召開“擔當作為、狠抓落實”工作動員大會,會上提出要創新“公開監督”機制。省委要求,要盡快推行“電視問政”“網絡問政”,每周安排一名省直部門主要負責同志,公開向社會和群眾答疑。3月3日,山東首檔省級問政節目問政山東第一期播出。

  看了這些,諸君對于電視問政的底氣由來了然于胸了吧。電視、電臺、網絡問政某種程度已經成為各級黨委、政府推進工作,狠抓落實的一個抓手。作為輿論監督單位,不論是電視臺、電臺還是網絡平臺,沒有黨和政府的支持是辦不成問政節目的。

  電視問政另一個力量源泉是廣大觀眾的支持,電視問政的力度根本在于將問政對象置于觀眾的監督之下,讓為政者知道自己在行使權力的同時也是被監督的對象,進而規范自己的履職行為,提高履職效能。筆者以為,這遠比解決幾個現實的問題更有價值。(完)

編輯:沙見龍

大乐透走势图机选号 东方6+1 天天乐棋牌app下载 云南11选5 jx吉祥棋牌下载 北单比分两场延期怎么算 11选5 qq麻将怎么玩 26选5 金沙棋牌 雪缘园欧洲杯赔率